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刘慈欣

当科普的科幻尝起来是文学的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Big Idea   

2014-11-12 17:19:00|  分类: 体育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Big Idea是著名美国科幻作家John Scalzi有一个很有人缘儿的博客:http://whatever.scalzi.com中的一个专栏,讲一个新小说里的作者觉得有趣的创意, 里面有许多让人大开脑洞的内容。这是为此专栏写的一篇,英文链接: http://whatever.scalzi.com/2014/11/11/the-big-idea-liu-cixin/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黑暗森林猜想

 

做为一个老科幻迷(我可以说是中国第一代科幻迷),我一直坚信宇宙中存在着大量的智慧生命和文明,如果这众多的文明中有一部分得知其余部分的存在,并能够相互交流的话,很可能已经存在一个宇宙文明社会,那么这个文明社会可能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,宇宙文明间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,这是我一直感兴趣的问题。

在中国的科幻小说中,对外星文明往往有着美好的想象,于是,我产生了一个逆反心理,试图设想一个最糟的宇宙。

研究宇宙文明社会的惟一现实参照物就是人类社会自身。地球上存在着各种不同的文明,每个文明本身都是极其复杂的,而这些文明间的相互作用也呈现出错综复杂的状态,其间有着数不清的政治、经济和文化因素,它们错综复杂,如乱麻般纠结。以这个参照物来研究宇宙文明社会,很难得出一个明晰的结论。

我突然从一场足球赛中受到启发,那是我第一次在现场看足球赛,在北京工人体育场,中国队对意大利桑普多利亚队。当时刚工作不久,只能买的起最便宜的票,坐在最后一排,在下面遥远的球场上,球员本身的复杂技术动作已经被距离隐去,球场上出现的只是由23个点构成的不断变化的矩阵(有一个特殊的点是球),连这场球赛中最耀眼的球星古利特,在我眼中也只是一个移动的点。我后悔没带望远镜,但同时感觉到,由于细节的隐去,球赛呈现出清晰的数学结构。

我突然意识到这就是星空的样子。

星际间遥远的距离隐去了文明世界内部的复杂结构,在我们这样的观察者的眼中,外星文明只是一个个的光点,每个文明世界内部的种种复杂结构,只凝聚为每个光点有限的参数和变量。这也使得宇宙文明社会呈现出明晰的数学结构。

用这种方式来考察宇宙文明社会,必然需要设定一个公理体系,以此为基础进行推论,我设定的公理如下:

公理一:生存是文明的第一需要;公理二:文明不断增长和扩张,但宇宙中的物质总量保持不变。

公理一应该足够坚实,但公理二的后半部分还没有被宇宙学所证实,不过如果这两个公理只是用在科幻小说中,做为小说的一个世界设定,在逻辑上还是说的过去的。

与此同时还产生了三个基于事实的推测:

一、宇宙文明间的相互交流和理解十分困难,基本无法判断对方是善意或恶意。这是由于:A:星际间的遥远距离,按照目前已知的物理学规律,交流需要漫长的时滞;B:双方巨大的生物学差异,地球上生物分类为界、门、纲、目、科、属、种,阶层越是往上,彼此之间的差异就越大。人类与不同“属”的生物已经不可能相互理解。在宇宙中,如果考虑到非碳基生物的存在,外星种族的与人类差异可能超越了“界”一级。

二、技术爆炸:人类从石器时代走到农业时代用了十万年,而从蒸汽时代到信息时代只用了二百年。任何一个文明世界随时都可能发生技术爆炸,所以,即使仅仅是原始的婴儿文明或萌芽文明也充满危险。

三、探测可逆:这个推测源自光学中的“光路可逆原理”,在宇宙中,如果一个文明能够探测到另一个文明的存在,那么后者也迟早能探测到前者的存在。

基于以上的公理和推测,可以进行一番简单的逻辑推导,进而得出一个宇宙文明社会可能的形态,这个推导的详细过程在我的小说《地球往事》的第二部《黑暗森林》中出现,我如愿以偿地得到了一个最糟的宇宙。正如这部小说的书名所暗示,这样一个宇宙呈现出一种令人难以置信的黑暗状态,其中的文明世界之间只存在一种可能的关系:一旦发现对方,立刻摧毁之。这种关系与文明本身的道德状况无关,只要上述两个公理成立,这就是它们必然的行为准则。这个结论被中国读者称为“黑暗森林猜想”。

这个结论也是对费米悖论的一个解释,一个最黑暗的解释:如果宇宙中有任何文明暴露自己的存在,它将很快被消灭,所以宇宙一片寂静。

当然,这只是科幻小说所展现的一种可能性,目前,面对宇宙的诡异的大寂静(Big Silent),我们对此无法证实也无法证伪。

科幻小说是一种关于可能性的文学,它把各种可能性排列出来供读者欣赏,而其中最有魅力的往往是那些最不可能的可能性。而在这个神奇的宇宙中,任何看似不可能的可能性都有可能成为现实,如一位天体物理学家所说:“恒星这东西,如果不是确实存在,本来可以很容易证明它不可能存在。”

所以,在宇宙的各种可能性中,加入一个最糟的可能,至少是一种负责任的做法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069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